明星情感

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没有吭声

2019-11-09 09:44:5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《亲爱的,我还在这里》都市言情小说全集免费浏览

009:方便你给我解决生理需求

民政局的大厅里面恍如聚集了很多的人,冷冷清清的有些烦乱,我看着身边那些等着拍照的小年轻,突然想起来,曾的我也像她们一样对未来充满了期盼。

如今,我却跟杨凯站在离婚队伍里面,盯着地面上自己的脚尖,发呆。

离婚手续办的很快,走出民政局的时候,杨凯的心情恍如很好,我拦住他要上车的身子,“杨凯,我的存款都在你的银行卡里面,你现在最少该把属于我的还给我!”

乐乐的病就像是一个无底洞,陆臻给的那三十万根本支持不了多久。

“你的?”杨凯冷笑了1声,然后用手拍着我的脸,“苏岚,别说银行卡里面大部分都是我的钱,就算全部是你的,你也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!你那末想要钱,干脆去卖好了,趁着你现在还年轻,也算有几分姿色,别浪费了!”

“杨凯,你混蛋——”我猛地抬手,还没打出去就被杨凯一把捉住了手腕。

“苏岚,我可不是你想打就能打的!”杨凯的手指用力,捏得我骨头都像是要碎了一半,他冷冷笑着,“给我戴了5年的绿帽子,让我做了5年的接盘侠,苏岚,我没跟你要精神损失费都算是便宜你了,你他妈少给我得寸进尺!”

话音刚落,我便被杨凯狠狠地推到了地上,高跟鞋的带子瞬间被扭断,而我半坐在地上,眼眶发红,狼狈不堪。

“我得寸进尺?杨凯,你扪心自问,我们之间究竟是谁得寸进尺?!你说我让你做接盘侠?当初你是知道我的情况的,我没有骗过你任何一句话,你如果介意的话,你当时就应该告诉我,而不是跟我结婚,你现在跟我说这个,你还算个男人吗?”

我像个歇斯底里的疯子,冲着杨凯的背影喊道:“况且,我从来就没有对不起你,你吃的穿的哪一样不是最好的?你有应酬,哪一次不是我自己在半夜开车去接你?你出差有时候一去大半个月,哪一次不是我照顾爸妈和孩子?杨凯,你现在有甚么资历来指责我?”

像是要把满腹的委屈都宣泄出来,我的声音凄厉的利害。

“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跟你一起生活这么久?要不是看你把我伺候的不错,我早就打离婚了!还由得你在这里胡搅蛮缠的像个泼妇?”杨凯冷哼了1声,一边往自己的车旁边走,一边鄙夷的开口,“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,看看自己是个甚么德行!”

“忘八!杨凯你真是个忘八!”我冲着杨凯的背影大喊着,胸腔剧烈的起伏,内心悲怆不已。

两年前,我分明有一次很好的提升机会,可为了不让杨凯由于家里的事情分心,我舍弃了那来之不易的机会,专心致志的照顾杨凯和他的家人,却没想到……

我全心全意的付出,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局。

我坐在地上,抱紧了自己的膝盖,失声痛哭。

我不知道就这样坐在地上哭了多久,周围的议论声愈来愈大,我努力撑着地面站起来,然后一瘸一拐的往外走着,我虽然离婚了,但是该有的自尊心我还是有的。

断掉带子的高跟鞋走起来其实不舒服,稍有不慎就会狼狈的摔倒在地,我强撑着走了几步,刚想弯腰把鞋脱掉的时候,脚下一个踉蹡,我便往后仰了过去。

腰上突然1热,有人扶住了我的腰,托住了我的背,这才使得我不至于难看的跌倒在地上。

我稳了稳心神,冲着身旁的人低声道谢,可“谢”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我哽在了喉头,再也没办法吐出来,因为,站在我身侧,扶着我腰的人是——

“陆臻?”我皱眉,很是反感在这样狼狈的时候遇上他。

陆臻放开了我,然后扭过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民政局,再看看我藏在口袋里面的绿色小本,了然的挑了挑眉梢,“离婚了?”

我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的口袋,咬着唇,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,强装镇定的开口,“是啊,我离婚了,当初有眼不识泰山的甩了你这座大金山跟了这么一个小人物,现在沦为失婚妇女了,你觉得很开心吧?我这么狼狈,你觉得很开心吧?”

我不知道我怎样了,我明明不想这样强势的去攻击陆臻的,可是,话到了嘴边就变了味道。

“你现在心里指不定怎么庆幸的吧?陆臻,我跟你说,你应当感谢我,要不是我跟你提分手,你现在能跟林宣在一起么?你现在能跟豪门千金结婚么?都是我,是我放手了,你才有这样的机会!你该感谢我的,该感谢我的……”

后面的话,越说越无力,越说越悲伤,到最后我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忍不住又一次无声的哭了起来,像是要把这五年积攒的委屈全部都哭出来一样。

陆臻一把拉下了我捂着眼睛的手,有些阴阳怪气的开口,“对,我确切挺开心的,你知道五年后,我再见到你的时候,心里想的是什么吗?就是现在这样,我站在高处看着你狼狈的在泥土里面挣扎,你做的很好,我确切高兴得很!”

话是这么说着,可陆臻攥着我胳膊的手却愈来愈紧,像是在隐忍着某种情绪。

我僵在原地,浑身像是失去了力气,她挣扎了两下,“放开我。”

“跟我上车!”陆臻看了我一眼,见我手上提着带子断掉的鞋子,眉头皱了下,然后打横将我抱了起来,嘲讽道,“你老公不是程序员吗?怎么还让你穿这类劣质的鞋子?”

像是被人踩到了痛脚,我咬着唇别开自己的脸,“跟你没关系!”

“对!我们之间只有肉体上的关系,精神上真是连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!”陆臻半勾起了一边的唇角,“你离婚了也好,方便我找你过来帮我解决生理需求!”

“你——”我狠狠的瞪了一眼陆臻,在他弯腰把我放进车里的时候,挣扎道,“你都要结婚了,你还碰我?你不怕你的未婚妻生气吗?!”

“放心,她比你大度多了,而且只要你把嘴巴闭严了,就没人能知道。”陆臻冷笑着靠近我,“不过,苏岚,你该不会以为你的一晚就值三十万吧?那1晚我可是连碰都没碰你……”

“……”我的脸色白了白,却只是咬着牙没有再反驳。

乐乐的病还需要陆臻,既然陆臻愿意私下里碰我,那我就有机会怀孕,我已失去尊严,失去家了,绝对不能再失去乐乐。

陆臻放开我,然后绕过车头坐到了另外一边,他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根烟,点燃之后,斜着眼睛看我:“刚刚为何跑了?”

“……”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,没有吭声。

“五年前的事情究竟是怎样一回事?苏岚,我现在给你机会跟我解释。”陆臻一边吸烟一边看着我,烟雾围绕当中我只能看到他越发冷冽的眉眼,“但是,你也只有这一次机会,如果你不说,那末,以后就再也不用说了!”

说还是不说?

我的脸色一阵苍白,犹豫了好一段时间之后,问,“网络上疯传你要跟林宣结婚的事情是真的吗?你真的要结婚了?”

真的要跟另外一个女人结婚了么?

“……”陆臻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镇定开口,“是。”

一个“是”字已经打碎了我所有解释的理由。

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呼吸着狭窄的汽车里面陆臻身上好闻的气味和香烟燃烧的味道,“5年前,我向金钱妥协,放弃了你,这就是当年的真相。”

陆臻正在吸烟的手指抖了抖,然后眼神冷厉的按灭了香烟,“向金钱让步?你特地约我去咖啡馆要说的真相就是这个?苏岚,你把我当弱智还是白痴?”

“……”我抿紧了唇,扭过脸看向窗外,没有说话。

见我没有说话,陆臻怒极反笑,他将车发起来,眼神冷冽,“苏岚,你记住,是你自己主动放弃了这次机会!”

我不知道陆臻要带我去哪里,正想问的时候,标记着“公司”的来电又亮了起来,我捂住手机的听筒,小声开口,“喂……”

“苏姐吗?赶忙来一趟公司吧,你婆婆在这里呢,都闹了1上午了,怎么说都不走,非要见你不可!”

我的心一紧,杨凯他妈怎么会找到我的公司去?

“好好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我急忙抚慰,心里却隐约发觉到了些不好。

想到婆婆那种得意忘形的样子,我就觉得头皮发麻,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——我要把婆婆从公司里面带走,不然,一旦闹起来,我的工作和人生就都毁了!

陆臻扫了我一眼,“去哪?”

“银河大厦!”我突然看向陆臻,心里不确定他是不是听到了我的电话,但还是厚着脸皮要求,“麻烦快点,我有急事!”

陆臻没有看我,也没有出言讽刺,只是踩着油门的力道不断加重,车子瞬间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上了公路。

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没有吭声

010:陆臻是我的姘头?

陆臻的车刚刚到公司楼下,我便立刻打开车门,往大楼里面跑,就高跟鞋的带子断了的事情都忘记了,我以为我来的及时,却没想到……

我刚刚进门,就看到婆婆站在我们公司的前台那里跟工作人员纠缠不休,扯着嗓子喊。

“赶忙把苏岚给我叫出来!个破鞋,都结婚5年了,还各种风骚的出去勾结人,带着那个拖油瓶坑我儿子的钱!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去?她苏岚再了不起,现在也还是我的儿媳妇,我的话就是天,你们给我让开,让开!”

她的声音非常尖锐,就跟大街上那些拿着喇叭喊话的人一样。

我连忙走过去,一个“妈”字还没喊出口,就被她反身一个巴掌打在了脸上,打得我耳边嗡嗡作响,眼前更是一阵一阵的发黑。

“呀,苏岚……”

“苏姐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周围的声音很乱,也很杂,我的脑子乱烘烘的,捂着被打肿的脸颊,努力的保持着苏醒,等我的意识稍微回笼的时候,就看到婆婆冲上来,指着我的鼻子骂我!

“苏岚,你这个贱人!骗我儿子跟你结婚,当接盘侠养你那个活不长的儿子!你的算盘打得倒是挺响,我说呢,这么多年也不见你的肚子有甚么动静,原来是这里等着我呢!怎样,怕我儿子有了孩子以后,就不管你那个要死的儿子了?”

婆婆的声音越来越锋利,她走上来一把捉住我的头发,表情狰狞的骂道。

“当初的时候说的真是比唱的还好听,说什么肚子里面的孩子是阿凯的?放屁!要不是我今天去医院拿到了亲子鉴定书,我还真不敢相信,苏岚,你居然骗了我5年!我说孩子怎样跟阿凯长得一点都不像!你个贱人,婊子!万人骑的货!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选了你做我儿媳妇!未婚先孕,怕是私生活不检点,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吧?!”

我根本没想到婆婆会把这些话拿到明面上来讲,我以为她就算不顾及我的,也会顾忌下她的儿子,却没想到……

周围的同事上来帮忙分开我和我的婆婆,我被几个同事架到了后面,而婆婆则被人架到了另外一个方向,她不断地尖叫着,大骂着。

“都给我放开,看我今天不打死这个贱人,还想让我儿子做接盘侠!做你的年龄大梦去吧!我今天就教教你为人处世的道理!有爹生没娘养的贱货!”

我从来没有对杨凯隐瞒过乐乐的事情,而当初杨凯也是许诺过会给我和乐乐一个家,会好好照顾我们,我才会跟他结婚的,现在婆婆却来指责我欺骗她孩子的事情!

“我历来就没有说过乐乐是杨凯的孩子!你说我是贱人?那夜不归宿还包养小姐的杨凯算甚么?你说我对你多加欺骗,让你的儿子做接盘侠,你最好想清楚了,你家里置办的东西,杨凯的生活,哪一个不是我在打理的?”

——你老公不是程序员吗?你怎样还穿这么劣质的鞋子?

我往后退了两步,断掉带子的高跟鞋卡在脚踝上磨得生疼,我突然想起来了之前陆臻讽刺我的话,忍不住难过了起来。

“你以为杨凯在公司做的那些破事我不知道么?跟女上司暧昧不明,在外面寻花问柳,大半个月不回家的事情产生的还少么?你知道我拿多少钱去堵那些找上门来的小姐的嘴吗?这些事情,我不说其实不代表我不知道!”

婆婆一听我这么说,顿时急眼了,“我儿子出去找小姐,那也是你逼得!你要是做到了一个妻子的本分,我儿子用得着出去花钱找吗?这都是你的错!”

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能这么颠倒黑白,是非不分的!

我冷笑着推开了身旁的同事,看着气的胸腔起伏的婆婆,高声道。

“我逼得?婆婆,你说这话要对得起自己的良知!我现在手上还有杨凯跟那个小姐上床的照片,你要看看吗?还是说要你我直接把照片发到杨凯的公司,让他的同事都知道知道杨凯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我不怕了,到这种地步,我甚么都不怕了!

不知道是不是我们闹的声音太大了,公司的主管直接坐电梯下来赶人。

主管看着气呼呼的婆婆,又看看我,皱眉,“苏岚,赶忙带着你的婆婆离开公司,有什么事情你们回家自己解决,公司是办公的,不是让你们来拍伦理剧的!”

婆婆似乎看出来这个刚刚下楼的人是个领导,立刻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“你们公司的那个苏岚,不是个好东西,骗我儿子跟他结婚,结婚以后私生活不检点,每天跟男人鬼混,我儿子每天在外面劳心劳力的赚钱,供她花,她还动不动的指责我儿子,没天理啊,你们公司怎么连这类人都要啊!”

我被气的浑身发抖,唇瓣苍白的抖动着,我冲过去想要把婆婆从地上拽起来,却不想我刚刚走过去,手还没碰到婆婆的胳膊,就被她一手狠狠地推了出去,高跟鞋一扭,我的膝盖一下子就撞到了一旁的玻璃桌上,顿时红肿了一片。

“走,都给我走!”我捂着自己的膝盖,一边拽着婆婆的胳膊,一边狼狈的流着眼泪,“你们杨家一个好东西都没有!”

婆婆一听这话火了,挣扎着就要扑上来打我。

眼看着那一巴掌就要打在我的脸上的时候,1只修长的大手横空出现,一把捏住了婆婆的手段,然后猛地往后一推,“公共场所也敢这样撒泼,倚老卖老,不知羞耻!”

我扭过脸去看,视野模糊当中映衬出了陆臻那张棱角分明的脸,他的左手还提着一个鞋盒。

婆婆看到陆臻挡在我面前的时候,气焰不灭反而更加猖狂,她从地上站起来,隔得远远的指着我和陆臻冲着大家喊着。

“啊!看到了没?你们都看到了没?这就是你们公司的员工苏岚,一个已婚的女人,现在姘头都出来帮忙了,还敢说我儿子出去找人?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!贱货!”

说陆臻是我的姘头?

陆臻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森难看,大概是由于他觉得婆婆的说法让他觉得侮辱,我咬着牙,抬脚就要往婆婆的方向走,可我走了还没有几步就被陆臻给拽住。

“你这婆婆可真是极品!”

陆臻看着我的眼神异常嘲讽,语气里面的鄙夷也十分明显。

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,对于陆臻的话没有丝毫的反驳,也无力去反驳,我现在的狼狈姿态,被陆臻看了个一干二净,我想……

陆臻一定更加讨厌我,也更加庆幸当年跟我分开了。

婆婆还在各种向旁边的人往我的身上泼脏水,可我却已无力去解释了,也许最难看的姿态已被最重要的人看到了,心如死灰之后便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陆臻走过去,崭新的皮鞋踩在地面上,发出了烦闷的声音,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的婆婆,眼神里面的鄙夷和轻蔑明显,“你说我陆臻是苏岚的姘头?倘若我真的跟她有甚么的话,还能轮得上你在这里咋咋呼呼,各种不要脸?”

我被陆臻的话伤的体无完肤,连躲都没有地方躲,只觉得手脚冰凉,呼吸艰涩。

陆臻顿了顿,继续开口,“不过,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要是不坐实点甚么,倒是显得我太吃亏了。”

尾音上扬的轻松腔调,包括的却是被冒犯的怒意。

婆婆被陆臻的气场给吓到,一边惊恐的往后退,一边逞强的开口。

“我就知道,像你们这类……”

陆臻根本没给婆婆把话说完的机会,他直接站直了身子,扫了一眼傻站在一旁的保安和主管,嘲笑道:“这么大的一个公司,居然会放任一个闲杂人等进来喧哗,撒泼,我看pDA也没什么跟贵公司合作的必要了。”

本来一直盯着陆臻看的主管突然浑身打了个哆嗦,立刻上前,对着保安厉声道:“傻站着干什么?还不快把这个疯婆子给弄出去!”

顿了顿,主管又一脸赔笑的看着陆臻,“陆总,您别生气,别生气哈,这保安新来的,对这类闲杂人等也不知道怎样处理……”

陆臻没说话,由着主管在一旁点头哈腰的说着些甚么。

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没有吭声

011:苏岚,自作多情是你专长?

闹剧结束,围观的人群也逐渐散开,陆臻被公司的上层热络的请到了会客室,而我则被主管阴森着脸叫到了办公室。

一进门,还没站稳,就听到主管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。

“苏岚啊苏岚,你知道你今天的这场闹剧得罪了谁吗?pDA的总裁陆臻!我们公司好说歹说,前前后后打点了很多次都没能让pDA那边点个头谈合作,现在好不容易跟pDA那边的经理搭上线,你倒好,直接把pDA总裁给得罪了!”

“抱歉,我婆婆她……”我抿了抿唇,呼吸急促的解释。

“别说了,你自己主动提交辞呈吧!”主管冲着我摆了摆手,打断了我还没说完的话。

提交辞呈?

想到乐乐的医药费和现在身无分文的窘迫,我几近是下意识的惊叫出声,“不行,主管,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,但是……”

主管伸手敲了敲眼前的桌子,脸色照旧难看,“苏岚,说句实在话,这要是放平时,你这件事情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,可今天不行,别说你差点毁了这次和pDA的合作,就领导那里我也没法交代,你也别难堪我了,就这样吧。”

我虽然早就知道,经过婆婆这么一闹,我的职业生涯肯定会遭到影响,但是我没想到……

公司居然选择解雇我。

我攥紧了拳头,忍着鼻头的酸涩,艰苦开口,“主管,这次的事情,我很抱歉,辞呈,我明天会上交。”

“行了行了,你走吧。”主管冲着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然后,站起身去一旁接水喝。

看着主管的背影,我有些难堪的转过身,然后精神恍惚的走出了主管的办公室。

没有了工作,乐乐要怎么办?我又要怎么办?

公司门口的风有些凉,膝盖上的淤青随着我走路的动作而磨擦的有些疼。

断掉带子的高跟鞋还半挂在脚踝上,我皱了皱眉,刚想蹲下身子去整理,原本握在手掌心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来电是杨凯。

杨凯现在打电话过来的缘由,可想而知。

准是婆婆被赶出去之后,打电话给杨凯诉苦,指不定跟他添油加醋的说了我些甚么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划开手机,一个“喂”字还没说出口,手机就被人一把夺走,直接挂断了电话,然后关机。

我怔愣的看着站在眼前的陆臻,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。

此人不是跟主管去楼上了吗?怎样就突然……

“你现在接电话,是觉得自己贱的还不够?苏岚,你的头脑是不是是在五年前就被用光了?明知道接电话会被骂,却还是要接,还是说……那个渣男对你就这么重要?”

“我只是想跟他说清楚……”

陆臻皱眉,眼睛里面的不满明显,骨节分明的手指牢牢的抓着我的手机,“说清楚?都离婚了,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?离婚之后却还要纠缠,苏岚,你蠢?”

陆臻的声音不大,可是听在我的耳朵里面却异常刺耳,我知道,在陆臻的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为了钱什么都做的下贱之人,我也知道……

陆臻瞧不起我,从内心深处就瞧不起我。

周围很快又有人注意到我和陆臻,我不想再在公司门口和陆臻拉拉扯扯纠缠不清,所以,我干脆攥紧了自己的拳头,一瘸一拐的往银河大厦外面走。

走了没两步,就听到陆臻冰冷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。

“去哪?”

“回家。”我回答。

“回家?你现在哪里还有家!”陆臻嗤笑1声。

“……”我咬着唇,无力反驳。

陆臻说的没错,我现在根本无家可归。

可是,即便没有家,我也不想让陆臻再嘲笑我,我转过脸刚想说话,就看到陆臻拿着一个鞋盒子半蹲在了我的眼前。

“你做什……”

“抬脚!”陆臻的声音很冷,却低沉,“然后,伸手按住我的肩膀。”

我下意识的抬脚,双手也自然而然的按在了陆臻的肩膀上。

下一秒,我的脚掌就被陆臻小心翼翼的握在了手心里面,断掉带子的高跟鞋被丢在一旁,1只鞋底柔软的鞋子被陆臻套在了我的脚上。

“另外一只。”陆臻言简意赅的吩咐,我顺从的配合着。

等两只脚上都套上了软底鞋以后,陆臻才抬了抬头,看着我的眼睛。

“走走路,试试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有阳光打在了陆臻的脸上,柔和了他的面部线条,犹如黑色玛瑙的眼珠里面映出了我的脸。

心脏的某处突然一动,我望着陆臻的眼睛,犹如望着一汪深潭。

陆臻是知道我的高跟鞋坏了,所以特地给我买鞋子来换,是这样的吗?

“苏岚,你脑子不行,现在,连耳朵也有毛病了?”陆臻见我只是盯着他的眼睛看,而没有任何其他的举动的时候,终究拧眉,不满的开口。

我回过神,急忙松开了按着他肩膀的手,然后掩盖为难的转过身走了两步。

这双鞋的鞋底很软,踩在地上的时候很舒服。

顿了顿,我重新转过身,在对上陆臻困惑的眼神的时候,郑重其事的开口,“陆臻,谢谢,这双鞋穿起来很舒服。”

谢谢,不管是由于刚刚在众人眼前给我解围,还是现在脚下的这双鞋。

“苏岚,自作多情是你的特长?”陆臻嘲讽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补充道:“这鞋是小萱留在我车上备用的,不用还了,小萱不喜欢他人用过的东西。”

我低下头,看着脚上崭新的白色软底鞋,这是林宣的备用鞋?可明明这鞋就跟新的一样啊,乃至连脚底都没有尘土的痕迹,不过……

林宣是千金大小姐,肯定不会穿旧鞋,那末,留一双新鞋在陆臻的车上也是正常的吧。

我抬头,看着陆臻的侧脸,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。

后来,定居国外的我无数次的想起这一幕,也无数次的想着,如果那时候我能多想一想,或许后来,我跟陆臻也就不会走的那样坎坷,也就不会……

无疾而终,回首陌路。

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没有吭声

012:下车,或我抱你

汽车一路疾驰到了医院门口,我看着车窗外面的人来人往,诧异的看向陆臻。

“怎样来医院了?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么?”说着话,我就要探过身子去看陆臻。

只是,我的手还没碰到陆臻就被他突然推开,我看着自己悬在半空中的手,突然觉得有点难受,陆臻已不是那时候的少年了,我们的关系也不再单纯了,我却还在妄想……

陆臻下车,绕过车头,然后打开了我这边的车门。

“下车,或者我抱你。”陆臻说。

“甚么?”我彻底愣住,不懂陆臻什么意思。

陆臻见我没有反应,皱了下眉毛,直接俯下身子将我从车里打横抱了起来,我下意识的拒绝,就听到陆臻严肃又低沉的声音响起来,“想要让你的脚完全废了,你就继续动!”

脚?

我下意识的往下看,这才发现,我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红肿的利害,而我由于一直坐在车里,又满头脑烦乱的想着工作和乐乐事情而没发现……

我突然抬头看向陆臻,所以,陆臻其实一直都在注意着我扭到的脚?

心里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,酸酸的,涩涩的,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甜。

“不动了?现在知道怕了?”陆臻斜了我一眼,语气里面的凉薄明显。

“……”

我没敢伸手环住陆臻的脖子,只是当心的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,顿了顿,我看着“市属第一医院”的牌子后,扯了扯陆臻胸前的衬衫,小声道。

“其实没关系的,这个我回去自己揉一揉就好了。”

市属第一医院,全市最“黑心”的医院!虽然治疗效果不错,但是……

这里的价格也贵的吓人!我只是扭伤了脚,来这类地方,肯定要花费很多,我本来就没有钱,现在再来这里看扭伤,实在是浪费。

“把你的脚砍了,你自己揉一揉也能好!”陆臻瞪了我一眼,眼睛里面的不悦明显。

“……”我被他的话噎了一下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点甚么反驳回去,只能任由他抱着我,大步流星的往医院里面走。

早上的医院总是最忙的,挂号排队,就连电梯里面都是人满为患。

陆臻皱着眉毛,看着已满员的电梯,又扫了一眼旁边电梯上的数字,将我往上提了提,然后决然拐进了一旁的安全通道。

“那个,你放我下来,我自己走吧,外科在4楼,我……”爬楼梯本来就是个体力活,再加上陆臻还要抱着我,我觉得不好意思,挣扎着就想下地。

“别动!”陆臻的声音不容置喙。

陆臻抱着我上了四楼外科医生的办公室,他把我放在病床上,对着医生说,“她的脚崴了,现在肿的比较厉害,是否是需要拍个片子?”

医生戴上眼镜,然后走到了床边,看着我的脚,按了按肿得比较利害的地方,又了我些问题以后,这才站起来,“没事,骨头没伤到就不需要拍片子,就是扭到筋了,擦点药就行。”

医生说完便招呼一旁的小护士,“带他们去急诊室,擦擦药就行。”

小护士会心,直接带着我们去了隔壁的病房,然后从架子上拿了药水和酒精棉过来,抬手就开始给我擦拭扭伤的部位。

“嘶——”

我有些吃疼的闷哼了1声,扭伤的位置被小护士擦药擦得有些疼,“那个,能不能轻一点?我,比较怕疼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小护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站在一侧的陆臻给打断了。

“让我来吧。”

陆臻伸手,从小护士的手里接过了酒精棉和药水,然后皱着眉头,在我的面前蹲了下来,陆臻的个子很高,我坐在床上跟他蹲着的时候,视线正好能够平齐。

他跪在地上,单膝着地,拿着酒精棉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我扭伤的地方,他的指尖温热,通过直接接触的皮肤,传来阵阵热度。

他的神情认真严肃,动作却细致温顺。

我沉默地看着这个给我处理伤口的陆臻,意识有那么一瞬间的恍忽,好像多年之前,也是眼前的这个少年,动作柔柔的给我上药,然后1脸严肃的批评我不会照顾自己。

——苏岚,你头脑被驴踢了?球过来的时候不会躲吗?

“陆臻,我……”我想跟陆臻道谢,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断了。

陆臻皱了皱眉,把最后一点药水擦完以后,才站起身,“我去接个电话。”

“哦,好好!”我急忙点头,然后目送陆臻出门。

大概过了1分钟,陆臻才重新推开了房门,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晚些时候过来接你。”

“你要……”我下意识的就想要问他去哪里,可想到我们现在的关系,即将脱口而出的问题,到最后却也只变成了一句,“路上小心。”

陆臻没有回应,回应我的只有房门被关上时所发出来的烦闷声音。

我低下头,看着自己肿胀的脚踝,心里默默的想着,陆臻表现的这么着急,是跟刚刚接的那个电话有关么?

那么,能让他这么着急的人会是谁呢?会是林宣吗?

本文出自企鹅号作者言书阁(看全集关注微信公众号:言书阁)书号611,转载请注明出处

印度神油可以用于保健

什么搭配伟哥服用最好

viagra15pills

万艾可让你重振雄风的秘决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